[設為首頁] [加入收藏]
當前位置:首頁 > 廉政文化 > 清風文苑 > 正文

【微小說】一張竹椅的神力

發布時間:2019-12-06 10:45:47來源:永州廉政網編輯:許滔滔閱讀更多

  清平縣委辦公樓里有一張舊竹椅,別看它陳舊,但它頗有來頭。

  上世紀80年代,清平縣縣委搬新辦公樓,這張竹椅差點被當作廢物扔掉,最后還是縣委辦的小李及時制止,才沒有被扔。

  小李把這張竹椅加固后送給縣委書記馬忠。馬書記坐在這張椅上僅僅干了兩年就高升到省里去了,晉升速度之快打破了清平縣的記錄。

  馬忠走后,這張竹椅留給了下一任縣委書記劉建國,劉建國坐在這張椅子上辦了兩年公,就當上了市領導,可謂官運亨通。劉建國離開后,下任縣委書記蘇東坐到了這張椅上。蘇東干了三年縣委書記也升了。于是乎,在清平的官場里,這張竹椅的開始籠罩著神秘色彩了。

  蘇東到省里去后,竹椅留給了下一任。竹椅就這么一任接著一任往下傳。然而,到第七任書記朱華這里卡殼了。朱華上任后都沒正眼看把這把椅子,就把它請出了辦公室,理由是這把椅子太舊了,不能再使用了。

  朱華換了一把新的旋轉椅,坐在旋轉椅上頗具清平一哥的氣勢。

  但是沒過兩年,朱華就患上了嚴重的抑郁癥,無法正常工作,只得回家休養。

  此后,清平縣的領導干部認為這張椅子具有神力,坐上的縣委書記就會高升,不坐在上面就升不了,這個傳言在該縣越傳越廣,大小領導干部幾乎無人不信。

  朱華離休之后,姚前進接任。姚是外地人,來之前自然沒聽過這個傳言。

  “姚書記,那把旋轉椅讓朱書記搬回家了,你看要不要坐這張竹椅?”縣委辦老李又搬出了竹椅。

  “老李啊,這么破舊的椅子怎么坐?咱清平縣窮到這個地步了?椅子都買不起了?”姚書記黑著臉問道。

  “書記,這椅子舊是舊了點,但是還是可以坐呢!老李說道。

  “別說了,去買張新椅子來。”姚書記吩咐道。

  “書記,這張竹椅來頭不小,坐在上面的六任書記都升的很快的,上任書記朱華沒坐,就抑郁癥了。”老李說道。

  “老李,這些都是碰巧罷了…你快去買新椅子吧。”姚書記不耐煩的說道。

  “書記,實話跟你說吧,這張竹椅…”

  “別實話了,我還有個飯局,你去忙吧…姚書記打斷了老李的話。

  新來的書記拒坐“神椅”的消息在清平官場不脛而走,清平的干部在私底下議論紛紛。“姚書記拒絕坐這把“神椅”,膽挺大!我看他是不想前進,想學朱華,后退了”。

  這些流言姚書記當然是聽不到的。他安穩的坐在新椅子上辦公。

  兩年后,姚書記因為在脫貧攻堅、招商引資工作中成績突出被省里嘉獎。

  “老李啊,當初你勸我坐那把椅子,說坐在那張椅子上的縣委書記都高升了,我沒坐,現在看來,我沒坐也沒什么不好吧?”姚書記笑著對老李說。

  那是,書記勤政愛民,為我縣的經濟社會發展做出了突出貢獻,不坐那張舊椅也能大展宏圖,步步高升!老李說道。

  那是,我們共產黨人是唯物主義者,信仰的是馬列主義。姚書記說。

  “姚書記真不錯,才來清平兩年就干出這么好的成績,還受到省里的嘉獎,前途無量啊”縣委某青年干部說道。

  唉!唯獨老李兀自嘆氣

  六年后,姚前進在省政府副秘書長的任上被紀委帶走。

  姚被帶走的消息在清平官場引起不小震動。

  “這老姚真是,當初硬是不肯坐那張竹椅,這下進去了 !”縣里某干部感嘆的說道。

  “我早就說了他會是朱華第二,這下說中了,哈哈。”

  數天后,清平縣召開領導干部警示教育大會。朱華、姚前進被當做反面典型在會上通報。

  “老李?你怎么來了?你怎么還?縣委書記看到老李走進了會場,手里還提著一張竹椅。十分疑惑。

  書記,今天的大會我也講講,行不?老李問。

  可以!

  這不會就是那張竹椅吧?會場的人議論紛紛。

  沒錯,就是那張竹椅!老李答道。

  這張竹椅是我縣建國后首任縣委書記李清父親留給他的。建國初期,我縣窮困不堪,李清到任后卻連一張像樣的椅子都沒得坐。于是,李清的父親就用竹子編了這張椅子,并告誡李清為官一定要像竹子一樣正直清白,要為人民服務,并在椅子的背面寫了個“清”字,李清一生都恪守父親的告誡。他臨終前,把這張椅交給了他兒子,并囑托兒子要一輩子留在清平縣委,新縣委書記上任,他都要和新書記講竹椅的來歷,一任接一任講下去,把清廉之風傳承下去。前幾任縣委書記高升的快并不是竹椅的神力相助,他們靠的是清廉的作風,為民服務的品質。李清去世后,他兒子始終牢記父親的囑托,一輩子留在清平縣委,守著這把椅子,守望清平的清廉之風。

  那…莫非你是李清的兒子?縣委書記問道。

  沒錯!我是李清的兒子,這張竹椅就是我祖父編織的,大家看,這個“清”字還在。老李把椅子的背面展示給大家看。

  老李,我有兩點不明白,朱華來清平縣上任的時候,怎不坐這竹椅?縣長問道。

  朱華上任的那天剛到辦公室就接到一個電話出去了,回來后醉醺醺的,我還怎么說?

  那姚前進呢?他怎么也沒坐這椅?你怎么不和他講椅子的來歷?縣長問。

  我倒是想說,他有要緊事處理沒空聽我說,老李嘆道。

  原來如此……大家這才恍然大悟。

  辦案人員追繳了姚向前、朱華的贓物,贓物中就有他們在清平縣坐過的價值高達10萬元的旋轉椅和按摩椅。

  都是我的錯!是我經常請他們吃飯,給他們送錢、送按摩椅……一胡姓商人流著淚懺悔道。

 。ńA紀委 鑄峰)

辽宁35选7开奖日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