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設為首頁] [加入收藏]
當前位置:首頁 > 廉政文化 > 廉文月讀 > 正文

廉文月讀第211期

發布時間:2019-10-22 08:58:35來源:永州廉政網編輯:唐雅楠閱讀更多

【編者按】品讀廉文經典,品味廉韻人生。《廉文月讀》于2001年創辦,于每月18日左右,以期刊的形式向全市黨員領導干部發送,旨在廉潔提醒,廉文共享,是永州市紀委開展的獨特的廉政教育方式。這項工作一晃堅持了18年。當前,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,通訊網絡發達,人們獲取信息、學習知識的渠道增多,同時,為積極響應形式主義官僚主義整治工作,我們將主動減少文件簡報內刊。從今年4月起,《廉文月讀》不再郵寄到單位和領導個人,轉為在永州廉政網《廉文月讀》專欄中刊發,于每月中旬推出廉文2篇,有需要的單位和同志,可自行下載學習。

  [2019]第10期(總第211期)

  中共永州市紀委宣傳部 2019年10月21日

  以令率人 不若身先

  北宋宰相陳堯佐為官勤廉,歐陽修贊其“居官無大小,所至必聞”,并在《文忠集》里記述其高潔事跡,寫下了他帶頭獻米賑災,使得當地官吏富民紛紛效仿跟進的故事:“(陳堯佐)知壽州,公自出米為糜以食餓者。吏民以公故,皆爭出米,其活數萬人。公曰:‘吾豈以是為私惠邪?蓋以令率人,不若身先而使其從之樂也。’”

  身為一方主政大員,陳堯佐面對災情不是拱默尸祿、高高在上,而是率先垂范、躬身力行,其高行懿范,不失為見賢思齊的“可復制”范本。“上有所好,下必甚焉”。趙武靈王崇尚“胡服騎射”,百姓爭相效學,成就國富民強;衛懿公荒淫逸樂,喜好養鶴,全國上下“蓄鶴待寵”成風,導致國難當頭無人御敵,終為狄人所滅。

  其身正,不令而行。曹操帶兵經過麥田,其坐騎受驚,踏壞了一片麥田,曹操割發自刑,帶頭守紀。“于是三軍悚然,無不懔遵軍令”。諸葛亮不徇私情,依法問斬失守街亭的心腹愛將馬謖,并自貶丞相之職,連降三級,軍心不凝而聚。以身教者從,以言教者訟。為官當遵紀守法,抵制特權。唯此,方能止訟息爭、悅服百姓、贏得民心,收獲良效。

  《周禮》有言:“與其坐而論道,不如起而行之。”自古而今,敢于擔當、善于擔當者必深明此理。清朝大臣張伯行以清廉剛直著稱,為杜絕送禮,撰《禁止饋送檄》一文張貼于居所院門及巡撫衙門,其中寫道,“一絲一粒,我之名節;一厘一毫,民之脂膏。寬一分,民受賜不止一分;取一文,我為人不值一文。誰云交際之常,廉恥實傷;倘非不義之財,此物何來?”送禮者由是敬而遠之,成鳥獸散。

  新中國成立之初,國家一窮二白,百業待興,毛澤東同志反復強調:要勤儉持家,勤儉辦社,勤儉建國。他以身作則。一件睡衣補了73次、穿了20年;經濟困難時期,他主動減薪,降低生活標準。2012年12月中央八項規定發布后,中央政治局成員樹標立范、以上率下,尚儉戒奢清風吹拂神州大地。黨員干部隊伍中有不少值得我們學習的模范。全國優秀共產黨員、時代楷模、“共和國勛章”獲得者張富清從部隊轉業后在湖北來鳳縣多個領導崗位任過職,為示范帶頭,他讓愛人從自己分管的三胡區供銷社下崗,讓大兒子到林場當知青,全家勤儉節約,過著樸素的生活。

  對于紀檢監察干部來說,打鐵必須自身硬,更要在遵紀守法、清正廉潔方面做好表率。“改革先鋒”“最美奮斗者”四川省南江縣委原常委、紀委原書記王瑛對黨忠誠、執紀嚴明、堅持原則,常說“我知道得罪了很多人,但沒得罪紀委書記這個稱謂”。有人建議,情面上的事,能幫幫一把,以后求人也好說話。王瑛不同意:“私事我可以幫,原則上的問題決不能開‘口子’。”

  奮進新時代,干部勇爭先。當前,全面從嚴治黨持續縱深發展,“關鍵少數”必須擔起重擔,發揮關鍵的作用,各級黨委、紀委要以問題為導向,以問責為抓手,認真履行“兩個責任”,力戒居官不為,力促擔當作為,讓“以令率人,不若身先”深入人心、見諸行動。(張少華)

  不防于小 終虧大德

  古人云:“禍患常積于忽微”“不慮于微,始成大患;不防于小,終虧大德”。慮于微、防于小、杜于漸、作于細,是中華文化中修身律己的重要內容。黨員干部既要把好大節,也要管住小節,在每一件細微小事上鍛造磨礪,在持之以恒的淬煉中不斷完善政德修養。

  “小者大之漸,微者著之萌。”事物的演變都有一個由小到大、從輕到重、由量變到質變的過程。宋代羅大經《鶴林玉露》記載,北宋名臣張詠在湖北做縣令的時候,發現一個管錢的小吏,偷了一枚錢藏在頭巾里帶出庫房,于是令打板子作為懲戒。豈知小吏勃然曰:“一錢何足道,乃杖我耶?爾能杖我,不能斬我也。”張詠毫不猶豫地拿起朱筆判道,“一日一錢,千日一千,繩鋸木斷,水滴石穿”,然后斬了他的頭。這里,我們姑且不談張詠“一錢誅吏”是否過于嚴酷,單論他提出的“一日一錢,千日一千”,的確發人深省。“小洞不補,大洞吃苦”,等到“病已成而后藥之,亂已成而后治之,譬猶渴而穿井,斗而鑄錐,不亦晚乎”?

  無獨有偶。唐德宗時,宰相陸贄清廉正直,從不接受下屬的禮物。唐德宗認為陸贄“清慎太過”,就勸他對別人的饋贈“一皆拒絕,恐事情不通”,像馬鞭、鞋靴之類的小物件“受亦無傷”。陸贄上書說,“為官受賄,大者,忘憂國之誠;小者,速焚身之禍。賄道一開,展轉滋甚。鞭靴不已,必及衣裘;衣裘不已,必及幣帛;幣帛不已,必及車輿;車輿不已,必及金璧”,最終就會“涓流不絕,溪壑成災”。相反,康熙治吏有個頗為荒謬的論點,“所謂廉吏者,亦非一文不取之謂也”,于是“上以賄求之下,下以賄獻之上”,導致形成賄賂公行的不良風氣。由此足見,輕視小節、放縱小節,必然愈演愈烈,讓小問題壞掉大風氣。

  “巴豆雖小壞腸胃,酒杯不深淹死人”,小節不可小瞧。對待小事小節稍有不慎、稍有不拘,往往可能“為山九仞,功虧一簣”。有的黨員干部腐化墮落,正是認為小節無傷大雅、不足掛齒,從吃一點、喝一點、玩一點、拿一點開始,繼而膽子越來越大,一步步由“一日一錢,千日一千”發展到“百千萬貫猶嫌少,堆積黃金北斗邊”,由膽戰心驚的小貪走向肆無忌憚的大貪、甚至無所不取的狂貪。大量案例警示我們,一個人在小事小節上不過關,也很難在大是大非上站得穩。黨員干部一定要見微知著、見端知末,從小違規、小問題上看到其“累積效應”帶來的大后果,做到“惴惴小心,如臨于谷;戰戰兢兢,如履薄冰”,堅守住心靈的“防護堤”。

  于細微處見精神。對黨員干部來講,做到修身律己、干凈干事,無論小節與大節、小事與大事,在本質要求上都是一致的。小事小節是一面鏡子,體現人品、彰顯黨性、反映作風。群眾對黨員干部操守品行的評價、對黨風政風的評價,也往往是從看得見、摸得著的小事情判斷的。不把小事當回事,遲早要出大事。黨員干部無論是修身養德,還是履職干事,都要從細枝末節的小問題、小事情上嚴起,始終做到小節不失范、細行不偏軌。(寒山石)

辽宁35选7开奖日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