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設為首頁] [加入收藏]
當前位置:首頁 > 廉政文化 > 清風文苑 > 正文

【微小說】鏡 子

發布時間:2019-10-21 10:09:26來源:永州廉政網編輯:唐雅楠閱讀更多

  “你們都考上公務員了?”老師問。

  “對,我們一定會大展身手,給您爭光。”李凡和田豆異口同聲地回答。

  “官品如人品,送給你們每人一面鏡子。”老師接著又說道,“鏡子是一樣的,可鏡子里的人生卻大不一樣,你們好自為之吧。”

  李凡和田豆接過鏡子,對視了一眼,似懂非懂。

  李凡和田豆有著太多的交集,兩人既是同鄉又是同學,還考上了同一個單位。不過他們都很幸運,到單位后深受領導器重,不久就雙雙被提拔為副科長。

  李凡就和他的名字一樣,低調、平凡,上班、下班,兩點一線,除了工作就很少與他人接觸;田豆則恰恰相反,他是單位里的“小甜豆”,為人熱情開朗,一張小嘴叭噠叭噠,單位里無人不識,無人不曉。

  “凡,今晚七點,和順樓,陳局長安排的飯局,必須得來哈。”

  “我不去了,今晚加班呢?”李凡苦笑道。

  “你這榆木腦殼,加班重要還是陪局長大人吃飯重要?再說又不用你掏錢,局長簽字埋單呢。”田豆一副狠鐵不成鋼的語氣。

  李凡還是搖搖頭,徑自走了。

  由于和陳局長走得近,不到三年,田豆升為了科長,而李凡依舊還是副科長。

  “以后別光顧著埋頭干,你知道嗎,局長對你不滿意,說你能力不錯,但自命清高,不給他面子。”當上科長后,田豆暗地里找到李凡。

  李凡一愣,問:“我怎么不給他面子呢?”

  “你看你,還不知道反思。幾次請你吃飯,你去了嗎?還有約你去釣魚,去游泳,你哪次去了?你這也叫給面子嗎?”田豆越說越激動。

  “我只是不想參加這樣的活動。”

  “這活動怎么了?”

  “這樣吃,這樣玩,你們掏錢了嗎?我不安心哪,我勸你也少參加。”李凡小聲地說。

  田豆很不高興,說道:“你這一根筋的毛病啥時能改了?這些都是領導安排的,你照辦就這是了,天塌了,不還有高個子嗎?”

  李凡依然堅持己見,兩人在各自軌道上行駛著。又是三年過去了,田豆成了副局長,單位里最年輕的副局長;當上副局長后,田豆偷偷地給李凡升了半格,提拔為科長。

  “這是辦公用品的采購單,你到‘日鑫貨倉’進貨吧。”田豆突然找到李凡。

  “那兒的東西比別的地方貴了整整一倍,質量又差,上次進的東西,還沒用就壞了呢。”李凡站起來,反駁道。

  “你管那么多干嘛,你知道‘日鑫貨倉’的老板是誰嗎?”田豆急了。

  “你找別人吧,我不經手,也不簽字。”李凡還是拒絕。

  田豆拿起進貨單,惡狠狠地瞪著李凡,沒說話,轉身走了。不過,后來,貨還是從“日鑫貨倉”進的,田豆則再也不找李凡辦事了。

  田豆在官場上如魚得水,扶搖直上。從副局長到局長,從局長到副縣長,一步一個臺階。據說,他把兒子送到了國外貴族學校去念書,今年還有望去掉“副”字轉“正”。李凡依舊在原地踏步,上班、下班,兩點一線,周而復始。

  有一天,李凡像往常一樣步行上班,這時,一輛轎車突然停在了旁邊,車窗緩緩搖下,露出了田豆碩大的身材。“老李,瞧瞧你這德行,你如果跟著我,還是這個樣子嗎?我們是老同學,如果需要幫忙,就給我打電話。”

  “謝謝田縣長,不敢給您添麻煩。”李凡還是一臉平靜,拒人于千里之外。

  哼!田豆關上車窗,汽車揚長而去,就像兩人之間的距離一樣越來越遠。

  時光飛逝,幾十年一晃而過,李凡在科長的位置上退休了。單位專門為李凡舉行了退休儀式,同事們給他獻上了鮮花和掌聲。與此同時,田豆卻沒有安全著陸,臨退休時被“留置”了。

  “你是來看我笑話的?”探監室里,田豆戴著手銬問。

  “我就是想來看看你,還記得這個嗎?”李凡掏出了當年老師送的小鏡子。

  “你想說什么就說吧,都這時候了,何必來挖苦我。”田豆不以為然。

  “我拿著老師送的鏡子是照自己,你呢,照的是別人吧?”李凡說道。

  田豆不解,望著李凡。

  “你們約我吃飯,約我釣魚、游泳,我不敢去啊。老師說,官品如人品,叫我們好自為之,我不敢忘記。”李凡顯得有點激動,接著說道:“你呢?鏡子成了你攀權附勢的參照物,別人有的,你也要有,你想方設法逢迎領導,拼命往上爬,為此不擇手段、放棄原則、泯滅良心。早知如此,又何必當初呢?”

  田豆久久地看著李凡,慢慢低下了頭。

  “同樣的鏡子,照出了不同的人生。”探監回來的路上,李凡默默地念叨著這句話。

  (新田縣紀委監委何星輝)

辽宁35选7开奖日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