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設為首頁] [加入收藏]
當前位置:首頁 > 廉政文化 > 廉文月讀 > 正文

廉文月讀第210期

發布時間:2019-09-19 15:36:53來源:永州廉政網編輯:yzlianzheng閱讀更多

  廉文月讀

  [2019]第9期(總第210期)

  中共永州市紀委宣傳部 2019年9月19日

  家風不染塵 清廉惠久遠

  家風是一面鏡子,是領導干部作風的重要表現,“不矜細行,終累大德”的道理同樣適用于家風建設。黨員領導干部要從我做起、從修身齊家做起,在管好自己的同時,嚴格要求配偶、子女和身邊工作人員,從小事小節上、一點一滴中培育和建設良好家風。

  南宋詩人張道洽有詩云:“清白家風不染塵,冰霜氣骨玉精神。”詩人借用梅花的高潔風姿,頌揚清白傳世的好家風。今日讀來,依然韻味無窮。

  中華民族歷來推崇、追求良好家風,注重在言傳身教和耳濡目染中塑造一家、一族正直清廉、誠實守信的品性。南朝梁大臣徐勉在《為書誡子崧》中寫道:“古人所謂以清白遺子孫,不亦厚乎?”對待子女,他堅持公事公辦,不徇私情,不謀私利。他曾對人說:“人遺子孫以財,我遺子孫以清白。”唐朝名相房玄齡的父親房彥謙對這種做法十分推崇,并以此教導房玄齡:“人皆因祿富,我獨以官貧,所遺子孫,在于清白耳。”

  古人眼中的家世清白,往往與家教嚴、家風正緊密關聯。父母教得好、管得嚴,子女通常就能自覺抵御物質塵垢、名利霧霾和欲望沙塵的侵襲,不受貪婪、勢利、奢靡等不良風氣的污染。北宋政治家、文學家范仲淹,不僅自己一生清正廉潔,治家也十分嚴格。《言行錄》中記載,“范公常以儉廉率家人,要求家人畏名教,勵廉恥,知榮辱,積養成名”。《宋史》中也記載,“以母在時方貧,其后雖貴,非賓客不重肉。妻子衣食,僅能自充”。晚清名臣曾國藩十分重視家人、后輩的廉儉修養,寫下家訓:“由儉入奢易,由奢返儉難……無論大家小家、士農工商,勤苦儉約,未有不興,驕奢倦怠,未有不敗。”如此清廉家風,既惠及子孫,更澤被后世,值得我們學習、傳承。

  古往今來,好家風都是無價寶。“時代楷模”張富清,曾在解放戰爭的槍林彈雨中沖鋒在前、浴血疆場,轉業后為貧困山區奉獻一生。60多年來,他深藏功名,埋頭工作,連兒女對他的赫赫戰功都不知情。“多為公少為私,看重工作看淡名利,好家風是父親給我們子女最好的饋贈。”張富清的兒子張健全這樣說。這樣的饋贈,張富清是通過一件件小事傳給子女的:做白內障手術,他退掉能全額報銷的7000元晶體而選擇3000元的,以此教育子女什么是不浪費;把自己公費的降壓藥定為“專藥專用”,決不允許同樣患有高血壓的家人碰一丁點這些“福利”,以此教育家人什么是不謀私……

  “居官當如居家,必有顧藉;居家當如居官,必有綱紀。”此言出自南宋袁采的《袁氏世范·處己》,意思是說為官應當像當家一樣,對百姓要像對待子女一樣多加照顧愛惜;當家也應當像為官一樣,必須要有綱法規矩。其實,古人在這方面的心得有很多,如“求忠臣必于孝子之門”,又如“將教天下,必定其家,必正其身”,再如“天下之本在國,國之本在家”,等等。對于今天的黨員干部特別是黨員領導干部來說,領悟其中的深意,就會明白自己的家風不是個人小事、家庭私事,而是事關黨風政風和民風社風的大事。

  家風不正遺禍患,家風清廉惠久遠。現實中,有的黨員領導干部重視家風建設,廉潔修身,廉潔齊家,好家風有口皆碑,影響帶動了許多干部群眾;而有的黨員領導干部則疏于家教,“枕邊風”成為貪腐的導火索,子女打著自己的旗號非法牟利,在黨內和社會上造成種種不良影響。家風是一面鏡子,是領導干部作風的重要表現,“不矜細行,終累大德”的道理同樣適用于家風建設。黨員領導干部要從我做起、從修身齊家做起,在管好自己的同時,嚴格要求配偶、子女和身邊工作人員,從小事小節上、一點一滴中培育和建設良好家風。(王李彬)

  正身直行 眾邪自息

  《淮南子·繆稱訓》有言:“正身直行,眾邪自息。”這同中醫的“扶正祛邪”原則有異曲同工之妙。正盛邪自祛,唯有正心修身、去邪止欲,廉潔自守、潔身自好,方能增強對歪風邪氣腐蝕侵害的抵抗力。做人做事須當如此,為官從政亦復如是。

  “政者,正也。子帥以正,孰敢不正?”從政者應當將正身直行作為安身立命、修身立業的守則,在誘惑考驗面前穩住心神、保持定力。史載,唐代元德秀任地方縣令期間,立志以圣賢之風勤勉于政,堅持潔身自好、持身以廉,從不收受賄賂,過著“祿薄儉常足,官卑廉自高”的生活。他在魯山做縣令三年期滿離任時,只有一匹薄布,別無分文,百姓與之揮淚而別。唐人盧載在《元德秀誄》中贊曰:“誰為府君,犬必舀肉。誰為府僚,馬必食粟。誰死元公,餒死空腹。”北宋司馬光評價道:“德秀性介潔質樸,士大夫皆服其高。”元德秀戒貪止欲、正身直行、造福百姓,堪稱清官典范。

  “人人自有定盤針,萬化根源總在心。”秉持操守、正身直行離不開內心強大的內驅力和自控力。內心積極向善、無私無畏、堅定不移,便可排除干擾、撥云見日、抵御“眾邪”。北宋名臣包拯性情剛正忠厚,識清氣勁,有凜然不可奪之節。《宋史·包拯傳》記載:“拯立朝剛毅,貴戚宦官為之斂手,聞者皆憚之。”包拯無欲則剛、執法嚴明、不徇私情,凡以私人關系請托者,一概拒絕,因此能夠達到眾邪自息的境界。反之,如果從政者內心耽于名利、見利忘義、搖擺不定,難免邪欲叢生,最終走上歧途。唐代宰相元載“性頗奸回,跡非正直”,他發跡后,大肆斂財,日益驕縱,窮奢極欲,終被治罪抄家,下場極其可悲。

  正身直行是中國傳統文化的優秀基因,生于憂患的中國共產黨人繼承了這一基因。新中國成立后,董必武對請求其幫助解決子女工作、升學以及生產隊購買拖拉機、鋼材等問題的家鄉親友,一律加以拒絕,并諄諄教導他們:“我受黨的委托,人民的信任,參加國家領導,是各項政策制定的參加者,也是維護者,決不能利用職權給自己的親屬批物資”“革命不是做官”。董必武堅持以身作則,遵守紀律,不徇私情,堅決同違法亂紀行為作斗爭,備受人民崇敬愛戴。焦裕祿、孔繁森、楊善洲、谷文昌、廖俊波……正身直行的好干部,在革命、建設和改革年代都不乏其人,為后來者樹起了榜樣。

  黨員領導干部并非在真空中生活,常會受到邪風濁流的侵擾、名利誘惑的考驗,如果理想信念發生動搖滑坡,把控不住言行操守,便會在侵擾和考驗中迷失方向,甚至墜入深淵。一些落馬官員能力不可謂不強,學識不可謂不高,抱負不可謂不大,卻一步步走到黨和人民的對立面,從“好同志”墮落為“階下囚”。究其緣由,正是因為扔掉了“正身直行”這一優良品質,做出私德不修、漠視法紀、放棄原則、突破底線之事,到頭來追悔莫及。

  古語云:“行方者,立直而不撓,素白而不污,窮不易操,達不肆志也。”黨員領導干部要做到正身直行,時刻牢記并踐行黨的宗旨使命,加強道德修養、黨性修養,把好人生之舵、培固思想之元、守好為政之本,使凜然正氣充塞于心,才能在新時代新征程中行穩致遠。(沐國芳)

辽宁35选7开奖日期